费尔南多·佩索阿.一个人是群体

admin2个月前490
从天而降的倾盆大雨终于停歇,天空洁净,大地潮湿,闪闪发光——世间的一切在大雨留下的凉爽中欣欣向荣,生活重新变得特别澄明。大雨给每一颗灵魂提供了蓝天,为每一个心胸提供了新鲜。无论我们喜欢还是不喜欢,我们...

村上春树.意大利面条年

admin2个月前489
一九七一年,那是意大利面条年。一九七一年,我为了生活而继续煮着意大利面,为了煮意大利面而继续活下去。只有从铝锅热腾腾冒起来的水蒸气,是我仅有的荣耀,而粉酱锅咕嘟咕嘟发出声音的番茄酱则是我惟一的希望。我...

刘继荣.遇上世界最好的爱

admin2个月前488
大学时的好友假期出游,顺路来看我,就在家中住了几天。正遇上老公出差,孩子感冒,我忙得不可开交。几天下来,她感慨道:“看见你这样忙忙碌碌、身不由己,我是绝不敢要孩子了。”我一愣:“你都看见什么了?”她同...

余华.在桥上

admin2个月前494
“我们……”他说着把脸转过来,阳光在黑色的眼镜架上跳跃着闪亮。她感到他的目光像一把梯子似的架在她的头发上,如同越过了一个草坡,他的眼睛眺望了过去。她的身体离开了桥的栏杆,等着他说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或者...

周作人.寻路的人

admin2个月前494
赠徐玉诺君我是寻路的人。我日日走着路寻路,终于还未知道这路的方向。现在才知道了:在悲哀中挣扎着正是自然之路,这是与一切生物共同的路,不过我们意识着罢了。路的终点是死,我们便挣扎着往那里去,也便是到那里...

安房直子.谁也看不见的阳台

admin2个月前531
有个城镇,住着一位心眼特别好的木匠。不论有人求他什么事,他都能爽爽快快地答应。譬如:“木匠先生,请你给我家厨房做一个搁板。”“哎,哎。这很容易。”“昨天暴风雨,我家的木板墙坏了,你能不能想点办法?”“...

韩少功.笛鸣香港

admin2个月前555
进入香港后的第一印象,就是不少高楼瘦长如棍,一根根戳在那里顶着天,让观望者悬心。在全世界都少见这种棍子,这种用房屋叠出来的高空杂技。它们扛得住地震和狂风吗?那棍子里的灯火万家,那些蛀入了棍子的微小生物...

林夕.有病呻吟

admin2个月前507
小病是福。这种福的受益人,大概属于上班族,有医生开的病假纸,暂时用肉身一点痛楚换来压力解放。不明白的只是要做的工夫始终要做,康复后积压下来只有更辛苦而已。病中何以会想不到这点?可能大部分人都给时间表压...

李敖.我最难忘的一位学者:为钱穆定位

admin2个月前559
钱穆昨天死了,活了九十六岁。我认识钱穆在三十八年前,一九五二年。那时我是高二学生,由于徐复观的儿子徐武军的介绍,钱穆和我做了一次谈话,他为人谦和,给我很深的印象;我年少多才,大概也给他一些印象。第二年...

罗伯特·J·哈斯汀.终点

admin2个月前491
我们的下意识中常常藏有这样一个田园般的梦幻,我们乘坐火车作横跨大陆的长途旅行,沉醉于窗外高速公路上如梭的车流,孩子们在路口招手致意,奶牛在远远的山脚下吃草,发电厂冒出浓烟,成排成行的玉米和小麦,平畴深...